您当前位置:sunbet sungame官网 >> 桃溪书香 >> 心得交流 >> 浏览文章
心得交流

《哈姆莱特》心得交流

作者:一(1)班 吴宸怡来源:本站原创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6年05月15日【字体:

《哈姆莱特》心得交流《哈姆莱特》心得交流

读《哈姆莱特》总觉得被一种神秘的东西控制着,像走进了一个幽邃的迷宫,一旦步入,就跌入了寻找归路的艰辛。关于《哈姆莱特》,思索过很多,总试图把自己的一些理解写成论文,可终理不出头绪,我觉得我对《哈姆莱特》的理解是一些过于感性的东西,那些零零碎碎的感触像散落在树林里的那些斑驳的光影,总也拼不到一块。

残雪说哈姆莱特走的是一条“险恶的新生之路”,他所从事的是“同幽灵交流的事业”:

“人是无法同灵魂进行交流的,但任何时代里都有那么一小撮怪人,他们因为对尘世生活彻底绝望,又不肯放弃生活,于是转而走火入魔,开始了一种十分暧昧,见不得人的事业。哈姆莱特从常人到疯子的转变过程,就是这个黑暗事业的逐步实现过程。”

                                                               《艺术的复仇》

残雪的解读多少有点诡异,她像正襟危坐在城堡某个深处的女巫,无所不知,甚至是她在操控着哈姆莱特,而不是那个缔造者莎士比亚。幽灵、复仇、爱情、发疯这些原本令人费解的主题在残雪那里变得更神秘、更诡异、更幽邃。

还有德国大家屠格涅夫的解读。他在一篇关于《堂吉诃德》和《哈姆莱特》的演讲辞中大赞堂吉诃德,而哈姆莱特成了反衬前者有激情、有信仰、有博爱思想的反面形象,“因为他在整个世界找不到他的灵魂可以依附的东西,他是一个怀疑主义者,永远为自己忙忙碌碌,他经常关心的不是自己的责任,而是自己的遇。”

这是屠格涅夫时代的解读,然而今天我们读《哈姆莱特》,这样的解读未免过于轻松!

关于哈姆莱特复仇过程中延宕这一问题,评论者更是在此大做文章,歌德说是因为“行动的力量被充分发达的智力所麻痹”,泰纳说“激情杀害了理智”,别林斯基说“巨人的雄心与婴儿的意志”,弗洛伊德说“杀父娶母把自己和叔父视为同道”。如此众说纷纭,复仇成了梦魇,扑朔迷离!

《哈姆莱特》之所以有如此不朽的魅力与吸引力,实在不是因为这是一个很好看的复仇故事。哈姆莱特大段的心里独白和“哈姆莱特”式的复仇方式,这涉及到了生存与死亡的悖论,现实与理想的悖论,灵魂与肉体的悖论,这里有孤独、忧郁与感伤,有性格的悲剧、人物的悲剧,命运的悲剧。这里面更多的涉及到的是形而上的层面。读《哈姆莱特》如果绕开诸如“生存还是毁灭”这一哲学追问,避过考虑哈姆莱特生存价值的问题,我认为是读不透它的。读《哈姆莱特》是同哈姆莱特的灵魂交流的事业,在流的过程中,或许茫然,或许痛苦,你苦思冥想、你夜不能寐,你试图去理清其中那些暧昧不明的东西,这便是这部不朽的著作给我们的最有价值的东西。

读《哈姆莱特》,总会想到纪伯伦的那首《诗人》:

“在这个世界上,我是一个异乡人。

。。。。。。

我清醒来,发现我被囚禁在漆黑的洞穴里,只见毒蛇倒垂穴顶,地上爬满虫蚁,我出去见光,我的影子随我身旁,而思想却在前面,不知奔向何方。。。。。。”

沉睡的梦里我听见哈姆莱特对我说他是个异乡人,孤独寂寞,痛苦难耐,他失落了他曾经热恋的故土,他找不到归宿,他站在了世界的边缘。

一开始,我们就看到的是亡魂出没的阴森恐怖的丹麦城堡,曾经使哈姆莱特充满热情的美好家园已无迹可寻,老哈姆莱特的死,颠覆了一座城,至少颠覆哈姆雷特心里构建的人间天堂。原本“负载万物的大地”是一座美好的框架,“覆盖众生的苍穹是一顶壮丽的帐幕,而现在看来却是“不毛的荒岬”,“是一大推污浊的瘴气的集合”。这一切对一个理想的人文主义者来说是无法承受的,父亲惨死、母亲乱伦、失去王位,失去理想的精神的家园,他不再是快乐的王子,他在突发的打击下意识到了自己孤独的被置于边缘的境遇,忧郁使他听到了内心哭泣的声音,感伤,是弱者发出沉重的叹息:

“啊!但愿这一太坚实的肉体会溶解,消散,化成一推露水!或许那永生的真神未曾制定禁止自杀的法律!上帝啊!上帝人世间的一切在我看来是多么的厌恶、陈腐、乏味而无聊哦啊!那是一个荒芜不治的荒原,长满了恶毒的莠草。”

哈姆莱特是那个社会里的先知,他不甘心就范,与其在污浊中随波逐流,打发无聊乏味的日子,毋宁死去!他想到了自杀却又无奈于上帝的禁令。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生与死的冲突在这里初见端倪。幽灵在露台显现,他是哈母莱特至爱的父亲,他不是来救哈姆莱特的,谁都救不了哈姆莱特,他是带着满腔的仇怨让儿子替他复仇的。他唯一的要求是让哈姆莱特记着他,记着替他复仇。

可怜的哈姆莱特,他已经预备把自己置于绝望的边缘,可是复仇的使命不得不使他苟活于污浊的人间地狱!

假如哈姆莱特是挪威王子,大可以带着勇猛的大军,蔑视不可知的结果,为区区弹丸之地拼了血肉之躯,去实现自己的复仇计划。

假如哈姆莱特是雷欧提斯,可以冲动,可以愤恨,可以在通过一场暴力的格斗解决掉仇人的性命,为父亲和妹妹复仇。

然而哈姆莱特就是哈姆莱特,屠格涅夫有句话说的很对:“以哈姆莱特所受的教养,他坚强的理性,他深邃的思想,注定了他只能是‘哈姆莱特’式的复仇”。何为哈姆莱特时的复仇?就是他自己所说的“审慎的思维蒙上了一层灰色”,就是一直被延宕的结局。复仇之于哈姆莱特不是杀了叔父,夺得王位那么简单,他把复仇上升到“重整乾坤”的社会责任,他要把颠覆的世界再颠覆过来,重新寻找他理想中的家园才是拯救他的唯一办法,这样的复仇之于一个濒临疯癫的弱者,又是何等不堪重负!何等的虚无缥缈!

复仇的过程中,哈姆莱特一直没有停止思考生与死的问题,他不世故,更不怯弱,延宕的每一分钟灵魂都在接受拷问,心灵备受煎熬,他用疯狂的语言表示自己对众人的厌恶,对社会的鄙视,也用近似疯狂的状态压制理性的思维,从而使自己可以苟活。

“谁愿意负着这样的重担,在烦劳的生命的压迫下呻吟流汗,倘不是因为惧怕不可知的死后,惧怕那从来不曾有一个旅人回来过的神秘之国,是它迷惑了我们的意志,使我们宁愿忍受目前的磨折,不敢向我们所不知道的痛苦飞去?这样,重重的顾虑使我们全变成了懦夫,决心的赤热的光彩,被审慎的思维盖上了一层灰色,伟大的事业在这一种考虑之下,也会逆流而退,失去了行动的意义。且慢!美丽的奥菲利娅!——女神,在你的祈祷之中,不要忘记替我忏悔我的罪孽。 ”

死在哈姆莱特看来比生更难,他害怕那个不可预知的世界,活着痛苦,死难道就是更好的解脱?没有人可以给他答案,他矛盾、他苦闷、他困惑、他迷惘和恐惧,他越来越游离于为父报仇的责任。“他经常关心的不是自己的责任,而是自己的境遇。”屠格涅夫又说对了,可是我要反问,一个找不到依附的灵魂难道不该关心自己的境遇吗?像堂吉诃德一样不顾一切的杀了自己认为该杀的人就是哈姆莱特实现自己价值意义之所在吗?如果说哈姆莱特关心的是自己的境遇,那么《哈姆莱特》剧本的本身关照的就是全人类遭遇边缘情境的人的境遇,文学是种无望的救赎,但这种人文的关照让更多的人从哈姆莱特身上多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哈姆莱特的思考触及到了多少弱者沉重的心灵?

如果说之前哈姆莱特对生是无望的,对死亡是恐惧的,那么在第四幕坟场的独白,则是一种彻底的虚无,生命成了一种毫无意义的循环。他对着一个骷髅说“小时候你经常抱着我玩,我也非常喜欢你那鲜红的嘴唇,亲吻过的地方现在不过是一个漆黑的大窟窿。”,他捧起一把黄泥,说凯撒大帝的尸骨也许化成了这么一把黄泥,他们用来封酒坛子的泥也许是凯撒大帝。存在的虚无,生命的无意义在这里被阐释的淋漓尽致。

至此,复仇也就彻底变得无足轻重了。他想过拯救,想过肩负起“重整乾坤”的社会责任,然而从悲观到绝望到虚无、他再也无力在做任何挣扎于思考,他需要一种解脱方式,一种合理的没有悖论的解脱方式。因此,他答应了雷欧提斯的比武。这场比武,让所有的恩恩怨怨得以平息,也许自己的灵魂得以解脱了。可是细读哈姆莱特生命最后时刻的独白,竟发现他并不醉心于死亡,而是更想留下来。

“啊!霍拉旭,我一死之后,要是世人不明白这一切事情的真相,我的名誉将要永远蒙受着怎样的损失?你倘然爱我,请你暂时牺牲一下天堂上的幸福,留在这样一个冷酷的人间,替我讲述我的故事吧!”

正如残雪所说,他是以“说”姿态死的。他没有办法留在人间,虽然人间冷酷,却要霍拉旭替他留下来,他要他留下来完成他“说”的事业。在黑暗污浊的映衬下来说认得梦想,人的向往,人的追求,他要让大家知道他多么不甘心死去,他追求的那个美好的世界在远方多么真实的存在。

“我是一个异乡人,远离故土,孤独寂寞,痛苦难耐,却使我永远思念我不认识的神秘的故乡,是我梦境出现我望不到的遥远的故乡。。。。。。。 ”他依然再梦里这样对我说。与灵魂交流的事业没有完。也完不了。